第八四八章 智取陈叔凌(1 / 1)

[

最新网址:www.xs.l

“萧将军,你不信兴王殿下,那也要信萧大将军吧,他现在可是已经赶到了秦郡,只要他一渡过长江,就能兵临城下,到时候整个金陵城,还不就是我们的吗?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!而且退一步来讲,不但是萧将军知道,整个陈国的百姓都知道,萧大将军是兴王殿下的好兄弟,而太子则一直都将萧大将军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,现在陛下已经病倒,万一陛下驾崩,那太子就会登上帝位了,那等待萧大将军的结果就只有被诛九族的下场!太子可是一个好色之徒,听说他对太子妃的感情也并不太好,所以到了那个时候,我想身为萧大将军义父的萧将军,即使有着太子岳父这个身份,估计也不会得到太子的赦免!”韦谅一半威胁,一半利诱地说道。

“嗯,按你的说法,看来在这场事变中,似乎连我都被卷了进去,不能置身事外了!”萧摩柯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。

但萧摩柯的心里却是在冷笑着:凭你这几句话,就想让我萧摩柯背叛陛下,加入兴王这个不仁不义,不忠不孝之人的造反之中?要是四郎没有派人通知我,说没有陛下的准许,就不渡过长江,那我还真的会认为四郎也参加了这一场造反!可是现在四郎依然还留在秦郡,不肯渡江,而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却还傻乎乎地留在东城这里,等待着他的到来,和你们里应外合,简直是异想天开,殊不知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!

不过萧摩柯也不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,虽然他现在恨不得把陈叔凌这个乱臣贼子杀了,但是因为这支临时拼凑的造反部队,里面有很多人都不是自愿的,他们都是无辜被骗的人,加上东城里面,同样住着许多无辜的老百姓,要是萧摩柯下令让巡防营的骑兵强攻,虽然能一举击败陈叔凌,但也肯定会伤及无辜,对东城造成一定的破坏!

所以萧摩柯决定智取陈叔凌,于是就将计就计,欺哄韦谅说道:“举兵进宫勤王,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,就凭你这一番花言巧语,我可不能轻易相信!要是我贸然进去了,然后兴王却把我的兵权给夺了,然后更是利用我来威胁四郎,呵呵,那我们萧家岂不是被你们一锅端了!”

听到萧摩柯的怀疑,韦谅也是一惊,因为身为陈叔凌的心腹亲信,他自然也是知道,虽然在外人的眼里,萧遥是兴王阵营里面的二把手,但是实际上,随着萧遥的势力越来越大,他和陈叔凌之间的关系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密切了,一些聪明的人,也已经看得出来,萧遥之所以一开始就选择兴王而不是太子,就是想利用兴王和太子的矛盾,来发展自己的势力!

而现在萧遥已经成为了手握陈国兵权的大将军,势力足以和皇帝陈须对抗,而兴王和太子这些依然屈于皇帝之下的二等势力,萧遥自然是不会再放在眼里,所以大家都能感觉得到,现在的萧四郎对待陈叔凌的态度,也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恭恭敬敬,而是一种平起平坐,甚至是轻蔑不屑的态度!

所以在这一次的造反之中,陈叔凌虽然说是和萧遥一起里应外合的行动,但是实际上,陈叔凌心里也是对萧遥有所防备,甚至也曾经想过,要将萧遥除掉,然后把他的一切,包括通用商行和徐州军都夺过来,据为己有!

所以现在萧摩柯提出这样的疑惑,韦谅自己也觉得很有道理,于是一脸讨好地说道:“萧将军误会了,兴王殿下他怎么会对萧将军有所企图呢,现在正是做大事的时候,我们当然要团结一致,对付皇宫里面的共同敌人,而且兴王殿下和萧大将军更是情同兄弟,只要他们两人精诚合作,那自然是所向披靡,大事必成!”

“情同兄弟?呵呵,兴王和太子更是亲兄弟呢,现在也还不一样要刀兵相见?别说这些虚的,就凭你这个无官无职的说客,我对兴王的诚意很不信任,除非兴王派他的那些领兵将领过来,证明他是真心和我们萧家合作,共谋大事,那我才相信,兴王不会加害我们萧氏父子!”萧摩柯冷笑说道。

于是,韦谅只能是急忙跑回去,向陈叔凌说出了萧摩柯的要求,而这个时候的陈叔凌,也已经是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所以对于萧摩柯提出的这个要求,也没有来得及多想,为了能够让取得萧摩柯的信任,为了能人萧摩柯的巡防营也站在自己这一边,陈叔凌只能同意萧摩柯的要求,然后派出负责率领造反队伍的戴温和谭骐磷二人,跟着韦谅,一起来到了萧摩柯的面前!

看到陈叔凌这么轻易,就把自己的两个负责领兵作战的人送到自己的手上,而且还用这两个是完全不入流,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来统领造反队伍,萧摩柯就知道这个陈叔凌现在已经完全就是一个众叛亲离,势力土崩瓦解的人了,之前那些兴王阵营的人,现在大部分都没有来参与这场叛乱,协助陈叔凌造反,那今天的陈叔凌,只要萧遥不来,那即使神仙来了,也救不了他了!

通过询问戴温和谭骐磷二人,萧摩柯完全了解了陈叔凌的叛军在东城里面的具体部署,于是就直接撕破了脸皮,让王艺把这三个陈叔凌的得力助手一起给绑了!

如此突然的变化,吓得韦谅等人大惊失色,惊恐地说道:“萧摩柯,你为何要出尔反尔,为何要绑住我们?难道你不知道,今天的这场起兵勤王,你的义子萧四郎也是参与其中吗?难道你选择效忠那个就快病死的老皇帝,效忠你的太子女婿,而将你的义子推向绝境吗?要是兴王殿下起事失败,萧四郎也是死罪难逃,就凭太子这个睚眦必报之人,即使你是他的岳父,他也一定不会放过你!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啊!”

“谁说我家的四郎参加了这一场叛乱了?他现在可还是留在秦郡,说没有陛下的批准,他是不敢擅自渡过长江!四郎不渡过长江,不回来金陵城,就凭你们这些乌合之众,又能成什么大事?”萧摩柯冷笑说道。

“什么?萧四郎还留在秦郡,没有皇帝的批准,就不渡过长江?这和他跟兴王殿下许下的承诺怎么完全不一样?难道这是萧四郎的阴谋,怂恿兴王殿下造反,然后借机除掉兴王殿下?”作为陈叔凌的心腹亲信,聪明的韦谅也瞬间明白了这是萧遥的一个阴谋。

“这个萧四郎果然是阴险狡诈,竟然想用这招借刀杀人来除掉兴王殿下!萧摩柯,你们也不用这么得意,你现在怎能说他没有参与这一场起事?要知道萧四郎曾经亲笔写了一封密函给兴王殿下,说支持兴王殿下起兵举事,他就会率兵回来增援,所以兴王殿下才下定决心,在皇宫里行刺太子!这封密函要是被皇帝太子他们发现了,萧四郎也脱不了干系!”韦谅愤怒地威胁着说道。

[